作为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总裁,林良琦一直希翼能够把企业的环保科技向行业进行推广,目前阿克苏诺贝尔旗下的多乐士已经是中国市场的行业翘楚,林良琦看到,“中国城镇化进程中,不应仅仅是快速建设,更需要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融入其中。”
  在2013上海国际绿色建筑与节能展览会上,林良琦亲自为阿克苏诺贝尔的展区揭幕,参观者们发现,环保与绿色发展的理念已经渗透至阿克苏诺贝尔产品的每一个设计细节中。
  快速增长不应忘记可持续发展
  阿克苏诺贝尔所用能源中已有33%来自可再生资源,如水能、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质能,并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将这一数字提升至45%。
  《中国经营报》:中国目前正在推进城镇化进程,即农村人口不断向城镇转移,建筑市场处于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在中国乃至世界,阿克苏诺贝尔都是领先的油漆和涂料企业,也是专业化学品的主要生产商。阿克苏诺贝尔为中国市场的下一步发展做了哪些规划?
  林良琦:可以说,中国市场的业绩一直表现得非常靓丽,阿克苏诺贝尔全球的战略是强化内部整合和管理,中国区在此基础上,将继续以业绩增长为主要目的,展开策略制定。比如,大家不久前投资了5000万欧元在成都建设了两个新工厂。
  中国的城镇化进程确实让建筑企业受到鼓舞,我不久前向国外的同事先容,中国的建筑市场将以9.1%的年复合增长速度逐年递增,相当于欧洲三分之二的住房面积将在5年内建好。这将是一个庞大的市场,振奋人心。
  阿克苏诺贝尔集团对中国区的发展给予了更多的关注,集团全球有11%的研发经费拨给了中国地区,甚至中国区的一些研发技术已经走在了集团的前列。可见,阿克苏诺贝尔非常重视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经营报》:但是多乐士的产品线定位偏于中高端,而城镇化过程中,很多是农民转化成为的城镇人口,他们的购买能力有限,这是否与阿克苏诺贝尔的规划相矛盾?
  林良琦:其实在一个家庭的装修中,购买涂料的支出比例是非常低的,而且涂料的粉刷面积大,这对家居环境的影响也非常大,随着健康环保的理念不断深入,相信中国市场对多乐士的认可会进一步加深。包括大家产品的隔热、保温性能,从建筑节能的角度而言,也是为消费者节省能源。
  而且观察大家旗下众多品牌,包括多乐士(Dulux)、新劲(Sikkens)、国际(International) 和依卡(Eka) 等著名品牌。不仅仅是产品在环保领域中领先,在生产过程中也一直坚持绿色发展的理念。
  如今,阿克苏诺贝尔所用能源中已有33%来自可再生资源,如水能、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质能,并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将这一数字提升至45%。此外,阿克苏诺贝尔所用的原材料中已有10%来自可再生资源,大家将继续增加这一比重来减少对不可再生资源的使用。
  此外大家还有一系列的规划,比如到2020年阿克苏诺贝尔生产每吨产品所产生的碳排放量减少25%~30%。今年的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在化工材料领域中的排名,阿克苏诺贝尔再次名列第一,这是大家连续第二年获得第一。
  大家幕后的工作,可以说明产品的价值与价格之间的关系,大家也一直希翼消费者看到这些。
  《中国经营报》:阿克苏诺贝尔幕后的科研工作对可持续发展的付出意味着需要较高的成本,可是中国绝大部分的涂料市场还是被中低端产品控制着,这些产品的生产在环保等领域投入较少,甚至是在用环境的代价兑换经济价值。目前,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业和信息化部门协作,正在研究制定加快绿色建材推广应用的政策和措施,开展产品标准和工程建设标准规范的制修订工作,这对行业有怎样的作用?
  林良琦:大家的产品已经进入到保障性住宅的材料采购名录中,大家一直希翼政府能够出台一个类似的绿色建筑材料的标准,甚至有一个绿色建材的采购名录能够对市场进行指引,当然,这些都是非常理想化和乐观的思路。甚至,我觉得大家的产品能够获得相关的认证,来证明大家是真正的绿色建筑材料。
  当然要实现这一系列的构想,还需要很多部门的支撑,比如对产品进行评审的第三方鉴定机构等等。对市场环境而言,还要有许多工作需要做。
  在中国的经济适用房和保障性住房方面,建筑成本是投资者考虑的一个方面,但是在我看来, 环保和具备可持续性的产品才是真正经济的产品。
  当然,我个人也非常希翼能够让阿克苏诺贝尔的环保技术帮助到整个行业,比如大家可以进行开放式交流,来带动整个行业的环保生产的技术提升,作为大家这样的企业,能够为行业做出贡献是自身的责任。
  打造品牌“皇冠”
  阿克苏诺贝尔经历过快速发展时期,有很多优秀的品牌,总数达到40到50个,我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宝石镶嵌到同一个皇冠上,发出更多的光芒。
  《中国经营报》:阿克苏诺贝尔旗下有众多品牌,包括多乐士(Dulux)、新劲(Sikkens)、国际(International) 和依卡(Eka) 等著名品牌。这些品牌很多都是通过收购完成兼并的,品牌有自己的内部管理和销售部门,并且彼此之间相互独立,你一直在力促品牌之间的管理融合和沟通,以及在销售部门推行整体解决方案,目前阿克苏诺贝尔在中国的管理模式正在发生改变,这对市场产生了哪些影响?
  林良琦:阿克苏诺贝尔经历过快速发展时期,大家有很多优秀的品牌,总数达到40到50个,它们很多是通过收购得来的。在日常工作中,我接触到的客户他们会非常惊讶,原来某某品牌也是阿克苏诺贝尔的。其实这些品牌都非常优秀,就像一颗颗明珠,我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宝石镶嵌到同一个皇冠上,发出更多的光芒。
  在我成为中国区总裁之后,对企业做的一个非常大的改变就是把所有品牌的办事处都整合在一起。要知道,之前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办公地点,在上海的不同地方。各自有自己的销售系统和人事机构。不同品牌会派各自的销售人员去同一个项目见客户,或者同一名员工如果想进行部门调动,要办理离职再入职的手续,这对一个快速发展的企业而言,内部管理的成本是非常高的。
  去年7月份,大家在上海的新总部办公地开幕,700多名上海的员工搬到同一个办公地点。这也是阿克苏诺贝尔全球最大的办公地。此外,在逐步推进同一个管理模式和人力资源系统等举措后,旧有品牌之间的差异和限制随之解除。在经历一段的调整期后,此前的薪酬和职权差异等问题都已迎刃而解了。
  《中国经营报》:经历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这40到50个品牌中的一些品牌会不会被“淹没”,甚至是削弱了一些品牌的竞争力,尤其是那些范围领域较窄的产品,在销售系统中被弱化?
  林良琦:在本届上海国际绿色建筑与节能展览中,就是一个跨部门的合作,你会看到所有的产品都被整合在一起,呈现在消费者的面前,打造阿克苏诺贝尔共同的品牌。
  就建筑行业而言,大家面向建筑行业成立了跨业务部门,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做的整体涂料解决方案。该方案集中了阿克苏诺贝尔旗下包括装饰漆、粉末涂料、防护涂料、木器漆和黏合剂,以及卷钢涂料等业务。整体涂料解决方案一经推出便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以往建筑企业通常需要同时与上百家供应商合作,很难进行有效协作。因此,那些能够提供多种整合方案并能将不同方案组合在一起的供应商将会脱颖而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建筑企业将更依赖那些可以在建筑环保方面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少数供应商。此外,拥有整体解决方案的供应商,也将为客户提供更好的售后服务。
  换个角度讲,供应商们携手合作也将形成强大的推动力,帮助构建一系列房屋建造领域的可持续发展标准。也正是那些积极将产品进行组合,并愿意与其他企业合作的供应商,将有所收获。
  企业的内部整合,最终的目的是把中国区的阿克苏诺贝尔打造成一个镶满珍珠的皇冠。
  林良琦概况
  林良琦任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总裁兼中国及北亚区装饰漆业务部董事总经理。阿克苏诺贝尔是全球领先的油漆和涂料企业,也是专业化学品的主要生产商。
  中国是阿克苏诺贝尔全球发展蓝图中举足轻重的战略市场之一。作为中国区总裁,林良琦领导阿克苏诺贝尔中国推动业务增长,并致力令各个业务部在企业发展大方向下迈步前进,同时取得协同效益。
  作为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及北亚区装饰漆业务部董事总经理,林良琦负责带领他的团队在这一蓬勃的市场上锐意发展。
  在加入阿克苏诺贝尔之前,林良琦是飞利浦照明事业部大中华区首席实行官。在飞利浦工作的17年间,他曾出任该企业在亚洲地区的多个重要职位。
  出生于1962年的林良琦拥有比利时天主教鲁汶大学应用经济科学博士学位及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他还拥有中国厦门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学位。
  “十一”黄金周期间,北京再度迎来了严重的雾霾天气。治堵、治理大气污染成为北京市政府的工作重点之一,而建设智能交通网络则是治理的重要手段之一。
  业内人士预测,中国2015年在智能交通的财政支出将达到1500亿,这一领域已悄然成为中外资企业争夺的市场,外资企业重点布局汽车内芯片系统,而国内企业则青睐道路监控系统、高速公路快捷收费系统等。
  市场前景广阔
  “大家预测,到2020年,全球将有200亿~500亿美金的市场份额属于终端移动互联网,其中10%与汽车相关,即接近25亿~50亿美金的市场份额。” 恩智浦半导体汽车电子事业部全球销售与市场级副总裁Drue Freeman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而在中国,车联网已被列为国家“十二五”期间的重点项目,预计未来5年车联网产业的产值将有望超过1000亿元,汽车市场即将迈向“车联网”时代。
  数据显示,中国财政支出在智能交通系统上的投资额从2006年的182亿元增长到2010年的481亿元,业内人士普遍预计,到2015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500亿元。这部分市场早已被多家中外资企业觊觎。
  恩智浦就是其中之一。Drue告诉记者,中国及全球各主要国家的政府都做出了节能环保方面的承诺,车联网及智能交通网络的推广,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更加畅通地通行,降低尾气排放量。
  据Drue先容,以置入车内的芯片系统为例,可以实现车与车、车与交通信号灯之间的数据交换,反馈给驾驶员前后车距离、信号灯变化的速度提示、变换车道等信息。
  而这仅是智能交通领域的“冰山一角”,一家国有投资企业投资董事吴树森表示,智能交通是一个跨行业的系统体系,包括硬件设备厂商、系统工程厂商、数据收集、分析企业及各产品服务的分销企业,粗略统计约有近3000家企业涉及到该行业中。
  不过与恩智浦重点开发车内芯片系统不同的是,国内企业将精力主要集中在了道路监控系统、高速公路快捷收费系统等领域的开发与实践。
  智能应用初见成效
  北京首条潮汐车道在朝阳路9月开通,类似潮汐车道、智能信号灯系统、智能开辟绿色生命通道系统这些应用已在诸多发达国家实施。
  中国也在这一领域投入了大量财力。近日,工信部公布了2013年度物联网发展专项资金拟支撑项目的名单,名单共计122项,其中关于交通智能化的项目就达到17项。
  吴树森说,国内的智能交通领域发展与国外有着一定的差距,但是在某些领域已经初见成效。“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山东枣庄的BRT公交系统。”
  据了解,枣庄的BRT公交车与各路口的信号灯均可以实现数据交换,当BRT车辆临近灯控路口时,如果信号灯为红灯,给行人留出安全通过路口的前提下,提前将红灯变为绿灯;如果信号灯即将由绿变红,则信号灯会适度延长1~10秒绿灯时间,让BRT车不必等红灯通过。
  “这套系统并不是100%公交绿灯,而是通过大量的数据交换,尽可能减少公交车的红灯等候时间,以公交的成本实现了轻轨的效果。”吴树森说,该地区BRT的成功应用很大原因在于政府的主导力度较强。
  “国内外智能交通企业项目若得到应用,得到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撑必不可少。”对此吴树森表示。
  面对千亿元的智能交通市场,诸多企业都想在此分得一杯羹。但是北京交通大学某教授认为,制约中国智能交通[-0.98%]体系最大的问题是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各地区、各厂商各自为政。“高速公路便捷收费是很多厂商都在开发的系统,存在大量的重复开发,区域及地方保护。全国各企业便捷收费系统统一是大趋势,届时不同的标准、不同的产品及数据统一,会带来巨大的工程量。”
  Drue判断,智能交通体系的初步实现约在2015年左右,2018年实现全球的广泛应用。其原因是4G移动互联网技术将普及,数据交换速度及数据量将大幅提升。
  不过吴树森表示, “我特别要提醒一些国内做智能交通系统开发及应用的企业,千万不要短视,要更加前瞻地开发市场及产品。”
  他举例,尽管美国的GPS卫星定位系统是全球应用最广泛的卫星定位系统,但是国内自主研发的北斗导航系统已成熟,应用产品应兼容支撑该系统,而不要把宝全部押在GPS上。“因为在国内打造智能交通体系时,政府采购部门会更加倾向于考虑中国自主品牌。”
  

2013年10月1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外企业打响智能交通战分食蛋糕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