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游戏规则的桎梏

  在国民经济中,若以产值为论,刚突破1000亿元大关的智能建筑规模并不算大,甚至算不上产业。不过依然孕育着超过3000家智能建筑的企业,其中包括近3000家产品供应商以及150余家设计院和200多家系统集成商具有智能建筑专项设计资质。

  在过去二十多年中,智能建筑行业经历了经历草创期、成长期,而今正日臻成熟。在这个过程中,也逐步形成自己的游戏规则。

工程资质就是王牌

  也许是因为依附、隶属建筑业的缘故,智能建筑市场也有相应的资质等级标准,并有城乡建设部颁发的《建筑智能化工程设计与施工资质标准》做背书。《建筑智能化工程设计与施工资质标准》很大程度上抬高了智能建筑系统集成市场的门槛,比如其乙级资质“具有良好的社会信誉并有相应的经济实力,工商注册资本金不少于300万元,净资产不少于360万元;近五年独立承担过单项合同额不少于300万元的建筑智能化工程(设计或施工或设计施工一体)不少于2项。

  近三年每年工程结算收入不少于600万元。”该标准自2006年9月实施后,对维护建筑市场的秩序,保证工程质量和安全,发挥了有效的调节作用。

  不过,事物总会有两面性,资质标准在将智能建筑市场秩序从混战中拖出来是同时,也将产业带入另一个漩涡。

  在一些大型项目上,双甲资质基本上成了敲门砖,没有它们就意味着与高大上项目绝缘。在一位供职于某国际系统集成品牌的工程经理看来,现在真正做项目,还是要看实力和资质,“像外企中,真正拥有双甲资质的也就是霍尼韦尔、西门子和江森等几家”。除了资金实力、技术实力,还要看资质的实力”。

  现在叱咤智能建筑工程市场的企业,如果身上没有几把刀,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建筑智能化的。他们往往是手里揣着一本建筑智能化工程设计与施工资质证书,两兜里各装着一份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资质、安防工程设计/施工资质牌照。

  然而事实上,养资质费用很高,因为这三类资质一般两到三年要年审。“评审资质除了企业规模外,很大程度上与工程的量相关,做量很辛苦。”深圳一位具有多年系统集成经验的技术总监吐槽道,每个资质都有相应的要求,营业额只是一方面,关键是要达到管理单位认可的量,并不是所有相关项目都认。“广东就有一特色,安防资质一般都是要技防管理单位验收过的项目才承认。像大家做银行大楼项目,是由深圳市公安专家组验收的,他的隶属机构是公安监察大队。所以造成:公安验收,拿到省里人家就不认,因为不是技防办验收的。“现在国家在下放行政审批权力,但是还存在内部协调问题。”

控标的是与非

  如果说以资质论高低是“自然法则”,那么接连不断的“控标”时间难免沾上是与非。

  现在想要在智能建筑工程市场站得住脚,前面提及的三个牌照成了硬性指标。有些单位招标就拿这个当门槛——以资质控标。“控标有好处,因为作为甲方而言,确实希翼一些比较有实力、经验丰富或合作较多的集成商来做,这样可以较好地保障项目质量。因为有一些企业虽然有相应的资质却没有丁点项目经验。”前述那位深圳某企业技术总监谈到。

  广东省建筑智能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首席科学家陈佳实也表示,“有一种招标模式我不欣赏的,一个智能建筑项目就交给一个总包,那个总包往往是土建总包、装饰总包,然后再将建筑智能化工程分包出来。因为他们不懂智能建筑,只是利用自身的资质或特殊地缘优势。”

  有针对性的设置商业门槛也是说得过去,但是也不要太过分。“比如说保密资质,保密资质其实是系统集成资质下面的子资质,也是单独发的,信息安全保密,主要用在公检法以及军工项目,目前只有几十家具备这个资质,国家已经两年不发了,但是招标还是要。你说我怎么参与。再强势也进不去。整个安防或智能化还是设置一些门槛,制约行业发展的因素。”

  对于规模稍小的企业就无法参与,玩来玩去就剩下那几家。这个产业就会形成亚垄断。

工程坏账普遍

  在智能建筑这个圈子里,单纯卖设备比较简单,但做工程就很复杂。工程的项目周期通常比较长,有些项目还可能烂尾,碰到好些的业主可能会给你付清款项,碰到不好的可能一毛不拔,你可能就会被坏账拖死。

  “现在国内智能建筑工程坏账也很普遍,所以说做智能化工程也挺辛苦的。你给客户宣传的时候,他可能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愿景,等到做成后,他会说这不是我想要的东西,他就不给你验收,你就拿不到钱。所以说用户或业主的希望值是很高的。”深圳市数智国兴信息科技有限企业销售总监韦天贵说。

  做工程和做项目最最关键的还是回款问题,项目做得再好收不到钱也是白辛苦,随着地产行业的资金收紧,最近多家房地产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导致项目的正常回款受阻。一些企业可能就在漫长的讨债生涯面前一蹶不振。

IT化的洗礼

  智慧楼宇的发展将进一步丰富智能建筑产业链。智能楼宇IT化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潮流。在这股发展势潮下,智能建筑产业链将会发生新的变化。传统智能建筑产业链包括:业主方、硬件设备厂家、系统集成商(工程商),基本上每个项目都是孤立的。在深圳市宁冠鸿科技有限企业副总经理黎志洪看来,未来楼宇智慧系统的架构基于云服务,数据发掘等。这样除了上述传统利益相关方外,还会有云后台的运营方,数据发掘方以及与之相关的一系列商业企业……

2014年08月18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智能建筑集成商:向左走or向右走?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