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肖云

        阿婆就是外婆,我的长辈里,阿婆是我最喜爱的人。

        虽然在我的表兄妹眼中,甚至我的亲兄妹眼中,阿婆是个严厉又暴躁的人,可我的印象中,阿婆没有那样对过我。印象中最严厉的一次,还是我很小很小的时候,记不清是为了什么事,一个劲的哭,不停地哭,而要忙农活的她左哄不是,右哄不行,最后只好把我一个人扔在稻草堆边哭,她独自一个人忙去了。

        她高高的颧骨、圆圆的脸庞,乌黑的头发,慈祥的眼神,外貌和动画片《天书》里那位救了蛋生的奶奶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有时候我都怀疑那个奶奶就是照着我阿婆的模样画的。

        记忆中,一直都是阿婆撑着一个大家,外公很年轻就过世了,当时最小的孩子还刚刚满月。阿婆有四个女儿,农村封建思想,因为没有生儿子,她时常被村里人嘲笑,年纪轻轻便守寡,又当爹来又当妈。可她干起活来,有些年轻的小伙子都望尘莫及,肩上挑着一百多斤的担子却健步如飞,空手走路的一些人都走不过她,田里地里的活都是她一人,家里还要照顾四个孩子,并且把孩子一个个都带得干净得体。

        阿婆一米六几的个子,身材高挑,外表漂亮。有好心人劝她趁着年轻赶快改嫁,找个好人家有个依靠。可她却怕四个女儿受委屈,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改嫁。

        十一个外孙、外孙女中,外婆一个人从大到小带了九个,而且天天还要干农活,而她倔强又好强的个性,深怕自己的女儿吃太多苦,宁愿自己累自己扛……

        在我五、六岁时,已经能单独从自家后院的乡间小路一直走到那离家十几里的阿婆的住处了。只要走在去阿婆家的乡间小路上,不认识的人也总能知道我是谁家的小孩,因为他(她)们都说我和妈妈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是阿婆家的人,我也很高兴别人这样说。

        逢年过节我总是自告奋勇提着大包小包去阿婆家拜节,因为可以有好多好玩的和好吃的。

        记得有一年的中秋,我给阿婆去拜节,也许是那天吃了太多的好吃的,再加上走远路提的礼品比较重,人就有点儿累,和小伙伴们玩得也疯狂,吃完了晚饭,我就爬到木板楼上睡觉去了,可到了半夜,肚子却疼得不行,实在要上茅房,那时,阿婆家只有一盏好小好小的灯,微微亮,去茅房必须要照亮,否则会掉进茅坑里,恰巧煤油灯没油了,阿婆就给了我一盒火柴,我呢,一根接着一根地划着,直到火柴快用完了,也还没上完厕所,因为胆小怕黑,情急之下,突然看见了土墙上挂着一件蓑衣,当只剩下最后一根火柴时,我想都没多想,就点燃了蓑衣的一角,看着有亮了,心里也放心了,直到离开茅房,心里还想,这下别人上厕所不用怕黑了(以为那亮和电灯一样亮着没关系),随后就又爬到木板楼上去睡了。

        睡梦中,隐约听到有人敲阿婆家的门,说起火了,隐约听到好多人救火的声音,隐约听到大人们议论是谁放的火,隐约听到阿婆焦急地问我,是不是我,隐约地记得我含糊不清的回答,说“不是我,我上完厕所就睡觉了,怎么去放火?”也许是太累,眼睛都没睁开过,接着又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别人都忙了好一阵子了,而我才睡醒,想着去趟茅房,却见到茅房已黑漆漆的只剩下几根梁了,心里还一直纳闷:“昨晚不还好好的嘛?”阿婆又问我时,我仍旧不知道,不知道我自己放了火……

        多少年后,大表姐说起那场火,非常肯定地说是我放的,并说阿婆没打我,换做是其他人,不被打得半死才怪。而我真正意识到是自己的错误时,还是二十多年后了,当再次仔细回想起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才恍然大悟,原来真的是我(我以为那只是带来光明的最后一根火柴……),也难怪阿婆那么相信我、疼我,居然没责罚我。

        初中毕业后,我到市里读书去了,一年很难得见到阿婆了,好不容易把省下的生活费偷偷塞给阿婆想要她买点好吃的,可她却怎么都不肯要,甚至还发火,原来是心疼我没吃好,说她看到我就是最高兴的了,什么东西都不需要,说着说着流泪了……

        再往后,阿婆随着小姨一家一起去了县城,看见她的机会更少了,她把小姨的两个小孩照顾得很好。

        可是后来,当家里没什么负担了,晚辈们读书也差不多都要毕业了,阿婆却病了,这一病,就再也没好过。就是因为她太坚强,平时有点小病小痛她都是硬撑过去的,可上了年纪,身体终于扛不住了,就垮了。

        当我再看见她时,她已经被病痛折磨得矮小了许多,原本一米六几的身高看上去只有一米五五左右了,我望着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我不能在她面前哭,强忍着泪水,望着虚弱的她,终于忍不住时,就跑到门外尽情地流泪。

        大年三十,她从医院打完吊水就执意不肯住院了,说了要给来年一个好兆头,回家时,为了节约几块钱,说什么都不肯乘坐慢慢游(一种三轮车),拖着虚弱的身体步行回家。那一段时间,我跟父母说,说什么我都要陪在她的身边,我要照顾她。晚上睡觉时,当我把阿婆冰冷的双脚放在我的腋窝取暖时,阿婆却不同意,怕把我弄凉,我给她揉搓脚板,希翼她能睡个好觉……

        得知她病重,白天总会陆续有老友来看望她,故人还在大门外喊她的名字,她就紧张起来了,赶紧从床上做起来,说要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人要打扮得精神点才能见人的,可她的双手却不听使唤,怎么梳都梳不好,我默默的拿过梳子给她梳头,当我摸着她的白发,发现她因病痛整个脑袋都变小时,心里阵阵酸楚,梳好了头,趁着给她打洗脸水,我任由泪水肆意往下流……

        阿婆临终前,希翼能住到乡里的老房子中去,并且执意不要我再跟着了,要我专心自己的学业,要她的四个女儿轮流陪着……这位倔强的老人,年轻时守寡,又因为生了四个女儿而受到别人的冷言冷语,到老了却还是忘不了那寸土地,那块留给她许多念想和回忆的土地……

        虽然到最后因为学业,我没能送阿婆最后一程,她在最后的时刻还念叨着我的名字,但是我并不遗憾,生时陪伴,足矣……

        只是,她辛苦一辈子,却未能享受到多少好日子,让我甚是痛心,因为她教导我做人的道理,踏踏实实做事,本本份份做人,孝敬长辈,善待万物……我本以为她能看到我结婚生子,看到我的孩子慢慢长大……

        在她去世后的好些年里,我只要一想她就会异常伤心,别人在我面前只要提到“外婆”两个字,我就会泪眼汪汪,因为这位慈爱的老人辛苦劳作一生,眼里只有子女和晚辈,自己却并没有享受过什么,奢求过什么。

        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感情也稍稍平复了,只愿我这位可爱可敬的阿婆灵魂能够得到安息……



2017年03月27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我的阿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