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巢•石榴

多子的石榴

文/耕田书童

——关于民俗学的概念、范围

(一)鸟巢

(原文定稿于1981年6月,1983年初收入《民俗学丛话》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年出版)

2015年10月,去辽宁大学开中国民俗学会年会,自重庆出发,乘坐火车,跨越了大半个中国。火车翻过秦岭,就进入“八百里秦川”,然后再转向陕北,过了黄河,进入山西,沿汾河而上,从天津绕过北京,然后过锦州,最后抵达辽宁的省会沈阳北郊的辽宁大学,历时三天三夜。然后,原路返回。

希腊神话故事中有一位女神,名叫赫拉(Hera),她是天帝宙斯的妻子,都称她为天后。这位很有威仪的女神,主管人间婚姻和繁衍子孙的大事,她的古代造型是:头戴后冠,身穿艳丽的礼服,有时披上轻纱。她右手拿着一根神权杖,上面饰有杜鹃的形象(那是宙斯追求她时,时常化成的小鸟),左手握着一只丰满多子的石榴。

空调硬座,座位靠窗,我老是朝窗外望,一处处胜景,让人应接不暇,很少睡觉。其中,给人印象极深的,就是祖国北方的鸟巢。辽阔无垠的平原上,时而见到一些稀疏秃枝的树林,高挑的树木上往往有鸟巢。真是“春夏藏浓荫,绿色连成片。秋风欺林木,叶落鸟巢现”,煞是惹眼。很遗憾,未曾见到新浪博客的博友“虎皮兰居士”所说的“一木三巢”。让我惊奇的,是这些地方淳朴的民风。试想,倘若有那么一些爱掏鸟蛋的淘气包,或者有那么一些端着气枪到处射鸟的人,或者有那么一些把麻雀当作补品的人;那么,还有这些鸟巢吗?

在印度佛经故事中也有一位女神,名叫诃梨帝母。据传说这位女神生了一千个孩子。但是,她生性残暴,经常抢夺别人的子女吃。最后释迦牟尼不得不惩罚和教训她,把她最心爱的儿子藏了起来。她到处寻找自己的儿子,却怎么也找不到。这样,她才懂得失去孩子的痛苦,从此彻底悔改,作了人间子女繁衍的保护神。诃梨帝母又称作“惶恐入谷鬼子母神”,她的造型是贴身偎依着攀扒着各种姿态的幼儿。不过,她最古老的形象,也是一位丰满善良的女人,左手怀抱一个幼儿,右手拿丰硕多子的大石榴。我国新疆的和田在20世纪初出土过这位女神的像;日本醍醐寺也收藏有13世纪的诃梨帝母女神画像,都是右手握着一枝对生石榴,顶端是一朵鲜艳的石榴花。

小时候,我时常在山野里掏鸟蛋。从四川,掏到贵州,再掏到云南,才让我渐渐收手。所掏的鸟蛋,有屋檐下的麻雀蛋,有荆棘丛里的黄雀蛋,有岩洞里的山雀蛋,有灌木丛里的地麻雀蛋……很多时候,鸟蛋掏到了,却惹来了鸟雀的凄苦叫声。甚至,有时候掏的鸟蛋,一打开,竟然能见到蠕动的幼鸟,蛋清里布满了血丝。在云南时,曾见到街上有不少做打枪生意的地摊,枪是高压气枪,扳过枪头,压足气,射程远,穿透力大。靶子是气球,一枪过去,“啪”的一声,射中。

德国的一个博物馆里珍藏着一件公元前575年的古希腊女神雕像。这座雕像并不是罗马时代的复制品,而是原作,20世纪初从希腊出土时,女神雕像包着坚实的铅皮。这显然是古希腊人为了避免与波斯的连年战火毁及女神,才埋藏在地下的。这件珍贵的女神雕像,右手拿着的也是石榴。还有,古波斯的女神雅娜希塔的手里,托着的是一个装石榴的钵。这位女神在波斯神话中,是一位专司人类丰穰多产的女神。

后来,回到四川老家,时常见到一些人三三两两地结伴在野外射鸟,端的就是这种高压气枪。“嘣”的一下,枝头小鸟,应声而落。最初几年,他们还满载而归。渐渐地,野外的鸟雀少了,甚至连平时讨人嫌的麻雀,都很难见到了,更别说喜鹊、燕子了。那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事。如今,巴蜀生态遭破坏,青山绿水成旧梦。

在中国古代神话和传说中,没有找到用石榴象征人类繁衍的痕迹,甚至古文字中也没有这个“榴”字。为什么呢?《博物志》等古文献的记载解开了这个谜。公元前139年,汉使张骞出使西域,到过波斯帝国以前的“安息国”,13年后返汉,曾带回安息国盛产的一种瘤状多子水果,取名“安石榴”安石即安息,即帕提亚古国,因汉使列该国时正当阿萨息尔王朝,故“汉书”称安息国。安石是安息的音变,以后才简称石榴。陆机在《与弟云书》中说:“张骞为汉使外国十八年,得涂林安石榴也。”张骞使西域,前十三年,后五年。《独异志》载:“汉张骞奉使大月氏,往返一亿三万里,得葡萄、涂林、安石榴,植之于中国”。《图经》载:“安石榴旧不著所出州土,或云本生西域”。《别录》记:石榴“人多植之,尤为外国所重。”《酉阳杂俎》也说:“大食勿斯离国石榴,重五六斤。”现代世界百科辞典上几乎都记载了石榴原产地在伊朗,甚至说是扎格罗斯山脉为集中产地,这里正是古代的安息国。上述材料足以证明,石榴是从公元前2世纪的古波斯传入中国的。古波斯的信仰习俗,也随着石榴的传播,向西方,自然很早就传入了希腊;向南方,传播到了印度;向东方,即由张骞一行开辟丝绸之路后,也传入中国。于是,石榴作为象征人口众多、子孙满堂的神果进入了中国习俗,直到今日。

有人说:“知道四川的麻雀到哪里去了吗?坐火车到南方去了。”我略有赞同。因为,我去过南方的上海,见到大街上有许多麻雀,都不太怕人。但是,我在上海见到了两样让我吃惊的事:一是不少人爱吃正要孵化出小鸡的鸡蛋,菜市场就有一些小贩在现烤现卖,随风飘来的,是股股腥臭。这种蛋,我不吃。二是一些人嗜好吃麻雀,认为能滋阴壮阳,菜市场就有小贩在卖麻雀肉。这种肉,在朋友的婚宴上吃过,是油炸麻雀。

公元6世纪的北齐,有一件载入史册的真人真事。安德王有一次到李妃娘家赴宴,李妃母亲宋氏就送给皇帝两个石榴。当时,皇帝和身边一些人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便把石榴扔掉了。这时,太子太傅魏收说:“石榴房中多子,王新婚,妃母欲子孙众多。”皇帝一听,很高兴,命令魏收赶快把石榴拿回来,同时赏赐了他美锦二匹。见《北齐书·魏收传》。可见当时我国北方已经有这种以石榴预祝子孙多的风习了。到了唐宋时期,宫廷内外与民间,互赠石榴祝愿多子多福之风就更盛行了。新中国成立前后,订婚时聘礼赠石榴或石榴花盆、婚礼中新娘衣藏石榴的风习在一些地方还流行。

每当我在火车上回忆起这些往事,就很内疚。是啊,那是一个个弱小生命以及它们的家。所以,我很敬仰陕西、山西、山东、河北、辽宁等地的老百姓,他们呵护着鸟巢,也就呵护了对春天的希望,让春姑娘有勇气回到老地方,在新的一年里,赐给他们生机、绿色、丰收。

那么,这种用多子的石榴象征子孙众多的现象,能在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广的地域流传不息,说明了什么呢?它们构成了怎样的类型?形成了怎样的稳定特点?它们又是怎样传播、保留、发展下来的呢?回答这些问题的专门科学,就是民俗学。所有这些传承文化的事象,都是民俗现象。

澳门太阳集团网址 1

神话故事和宗教传说中的多子石榴,是在口头上传播的。女神造型中的多子石榴、婚姻产育礼仪上的多子石榴是在祭祀、祈福等行为上传播的。石榴多子与人间多子多孙的联想、构思,又是属心理上的传播。通过口头、行为、心理的世代传袭,才形成了横跨欧亚大陆的祈求人丁兴旺、祝愿多子多孙多福寿的习俗类型之一。石榴象征多子的风习和我国各地流传的“枣、栗子”(早立子),“连招花”(连招贵子)等祝子孙繁衍的习俗汇合在一起,构成了我国社会民俗中的一个传统:无限制地扩大发展直系血亲的家族。到了今天,这种习俗显然有了很大的改变。

(二)石榴

从这一习俗中,可以看出凡是人类社会发展中传承下来的文化现象,都有它们的民俗特点。民俗学正是研究这些事象的专门学科。在我国,研究这些现象的人和著述,古已有之。记录这些事象的人和资料就更多了。那时候多称之为民俗、民风、风俗、习俗、俚俗,对它的记录、研究也没有什么科学性和系统性。

小时候,淘气的我,曾摘过石榴花,在手里把玩很久,然后把它弄得粉碎。邻居的阳台上,种着一株石榴,深秋时节,叶子落了,七八个红艳艳的果实还不厌其烦地挂在枝头,直到来年。一年四季,有很多次借故跑到那阳台上,去目睹那些骄人的花、不屈的果。正如博友“虎皮兰居士”所说,“母子情深”,寒暑与共。

民俗学,它的国际名称叫Folklore,首先在英国兴起。这个专有名称是一位名叫汤姆斯(W.J.Thoms)的英国考古学者,在1846年首先提出来的。它的含意是“民众的知识”或“民众的学问”。这个名词,最初只是用来取代“民间旧俗”这一习惯称呼的,但是在使用过程中,越来越确定了它的科学概念。它包括两方面的意思:一是指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风俗、习惯和口头故事、歌谣等;二是指研究民俗的科学理论。1878年,英国正式建立了民俗学会。自此以后,各国也都采用民俗学作为这一国际性学科的名称。

石榴花,火红如初升的太阳。这种颜色,这种花朵,很激情,很撩人。2015年,我曾在网络上见到一幅不知出处的美图,主角是一位起舞的红衣裙女郎,背景是青山绿水的渡口。身姿窈窕,脸孔俊俏,默然独伤,石榴裙旋转如浪,长发随身而飘,长臂舒展,玉指如花,眼望长空。她在沉醉,她在思念,她在超脱。远远看去,她正是一朵在晨雾中迎着朝阳灿烂地绽放的石榴花。整个画面所营造的那种美,令人窒息;于是,我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不到半个小时就写了一首诗,敬献给这幅图的作者以及图中的美人:

1922年,北京大学出版了《歌谣》周刊,在发刊词中最早采用了“民俗学”译名,把民俗学的研究提到了很重要的位置。1927年,在广州中山大学成立了民俗学会。第二年,出版了《民俗》周刊、民俗丛书。从此,民俗学这个名词才随着民俗科学的兴起开始普及起来。

相思渡

民俗学在早期,研究的范围比较狭窄,甚至把着重点放在祭祀、禁忌等民间信仰方面。我们前面讲的石榴象征祈求多子多孙的意义,正是早期民俗学的着眼点。古希腊人怎样供奉天后赫拉?古波斯人怎样崇拜雅娜希塔女神?古印度人和后来信奉佛教的中国人、日本人怎样迷信诃梨帝母神?各国民间是怎样用石榴来祈求多子多孙?民俗调查和研究都只限于此。后来,随着民俗学的发展,范围扩大了。不仅注意了信仰、仪礼,也注意了民间生产、生活等各方面的风俗习惯。也就是说,不光注意了民间对石榴多子的信仰,同时也注意了民间栽培石榴和食用石榴的种种习俗;更进一步,民俗学还研究馈赠石榴的民间社会交往、石榴花在民间观赏的习俗,以及石榴在民间医疗中的入药习俗等。

二十四节气,第十七个叫寒露,表示秋季开始,从凉爽向寒冷逐渐过渡。

比如,《齐民要术》这部古代民间经济生产的日用百科书,就较详细地记载了民间栽石榴法。它说:石榴的插枝压条法有两种,一种是竖枝,一种是横埋。竖枝是埋“一重土”再压“一重骨石”;横埋也必“安骨石于其中”。《便民图纂》也记载:石榴压条,“根边以石压之,则多生果”。在民间,栽石榴埋骨,有施磷钙肥的科学意义,放石有固根的作用。此外,民间花卉园艺栽培还有口头俗传,说“石榴、石榴,安石绪榴”,这正是“以石压之,则多生果”的又一依据。可是,这个依据又显然是对“安石榴”这个名称的误解,以讹传讹,把安石国(安息国)产的石榴,附会并引申出安放石块压枝条栽培方能多结水果的口头传说。

青山绿水的古渡,红蜻蜓在独自起舞。那是相思的泪水,在无声地倾诉。

公元6世纪,北魏散文家杨衒之在他的名著《洛阳伽蓝记》中,记了一首当时的洛阳短谣:“白马甜榴,一实直牛。”白马是洛阳白马寺。北魏盛时,京城各佛寺遍种奇花异果,以白马寺塔前的石榴和葡萄为最出名。据记载,榴果大的“重七斤”,皇帝常常把这里的石榴赐给宫人,宫人又转赠亲戚,饷历多家。民间既盛赞了白马寺石榴的硕大,也暗示了这种石榴在宫廷贵人间的价值。“白马甜榴,一实直牛”,用现代口语译的话,即为“白马寺的甜石榴,一个果子大如牛”,或后一句译作“一颗果实值头牛”。

那年寒露,他乘船远去,多次回顾,看见她把手中的红绸巾不停地挥舞。

在民间,关于石榴的饮食习俗也有许多特色。人们对石榴这种水果本来就很以为怪,《事类合璧》里所引:“榴者,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十房同膜,千子如一”。因此,对吃石榴子也别有风味,甚至赞它可以“御饥疗渴,解酲止醉”。按《本草纲目》,石榴有甜、酸、苦三种。古人吃榴以甜榴为佳。据《酉阳杂俎》上说:“南诏石榴,子大皮薄,如藤纸,味绝于洛中石榴,甜者谓之天浆。”《本草衍义》说:“又有一种子白莹澈如水晶者,味亦甘,谓之水晶石榴。”《农桑通诀》中介绍了北方人吃石榴的一种习惯,说:“北人以榴子作汁,加蜜为饮浆,以代杯茗。”这应当说是用石榴做果子露代茶为饮料的古例。这部书中还介绍了储存鲜石榴的方法,“取其实有棱角者,用熟汤微泡,置之新瓷瓶中,久而不损”。《群芳谱》也介绍说:“选大者连枝摘下,安新瓦缸内,以纸十余重密封,盖之。”足见吃石榴之俗,在民间是很有点儿影响的。另外在《方舆胜览》中,又记载有用石榴花做酒的地方,也算得上地方特产了。

那一刻,青山为之欲滴,绿水为之停步,鸟儿为之垂泪,鱼儿为之举目。

石榴在民间入药,甚至比做鲜果吃更为普及。据《广雅》和《别录》记载:甜榴可食,酸榴入药;甜的也不可多食,虽无毒,“损人肺”。其究竟有多少医学根据,不详。但关于石榴的民间偏方,却有许多,列举二三如下:

每逢寒露,她就会郑重地穿上红色的长衣裙,她的嫁衣,独自来到古渡。

1酸石榴皮,疗下痢、止漏精。(《别录》)酸石榴皮可合成断下药,石榴要老木所结,收藏陈久的为好。“微炙为末,以烧粟米饭为丸。梧桐子大,食前热水饮下,三十至五十丸,以知为度。如寒滑,加附子、赤石脂各一倍。”(《本草衍义》)

原来,她俩的前世,是对恩爱的红蜻蜓,生命轮回,让他俩穿越了千古。

2石榴东行根治蛲虫寸白。(《别录》)石榴根,“东南引者良”,切一升,水二升三合,煮取八合,去滓,少加米做成稀粥,空腹吃后,虫下。(《海上方》)

曾经,多少个站立在高山的人,盼夫归来,变成了望夫石,把相思凝固。

3石榴根和壳可做染须发口齿的药。(《广雅》)

如今,她也不知等了多少个春夏秋冬,未能如愿,泪已干枯,惟有起舞。

4石榴花可止血。“其花百叶者”干后做末,吹到鼻中,止“心热吐血及衄血”(《广雅》)。又,用石灰一升,石榴花半斤,捣末敷刀斧伤破血处,可止。(《海上方》)

传说,她最后变成了蜻蜓,一年四季只有一天会再现真身,那就是寒露。

这里特别具有民俗特点的是:石榴根治虫,一定要伸向东方或东南方的才行,止血榴花非百叶者不可。这种民间偏方究竟包含多少科学性,不得而知,但它却在民间不胫而走。

老百姓相信,如果有谁看见红衣舞娘在渡口翩翩起舞,谁就会有喜有福。

民俗学对以上这些民间生产、种植、饮食、医药、口头传说、谣谚也都是要加以调查研究的。所有这些都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反映出了传承文化发展的面貌。从多子石榴的种种民俗类推开去,不难理解,当代民俗学的领域并不是狭窄的,而是涉及经济、社会、信仰、艺术等多方面传承事象的科学。

每年,来这里定亲的情侣,不计其数。渐渐地,这个渡口被称作相思渡。

民间栽培石榴、饮食石榴的普及,自然导致民间作品常以石榴或石榴花为题。《采花歌》《孟姜女十二月花歌》都唱到了石榴花。在文人作家中,自晋以来,为石榴做赋、咏诗、填词的大有人在。晋代潘岳写的《安石榴赋》,赞其为“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唐代元稹作《感石榴二十韵》借石榴的遭遇述怀:“何年安石国,万里贡榴花;迢递河源道,因依汉使槎;酸辛犯葱岭,憔悴涉龙沙。初到标珍木,多来比乱麻;深抛故园里,少种贵人家。……”此诗也从侧面展示了石榴引入中国后的历史风貌。

告诉我,那一对对情侣里,哪一对是他俩的化身?或许,谁也回答不出。

石榴传入中国后,又逐渐产生了有关石榴的民间传说和故事。像三国时《环榴台》的传说,就是古代较早的关联到石榴的传说:相传,东吴的孙权,十分宠爱潘夫人。夫人最喜欢到招宣之台去玩赏、饮酒。有一次她喝得烂醉,把食物呕吐在玉壶中。当侍女到台下倒壶时,拾得一只宝石指环,就把它挂在一棵石榴树枝上。因此,给这个台取名叫作“环榴台”。这件事被吴国的朝臣知道了,就有人出来给孙权提意见,说:“如今,吴蜀争雄,这‘还刘台’一语对我们不祥,却对刘备有利。”孙权一听,下令把台名改称“榴环台”。原故事见《拾遗记》。这个传说至少告诉我们三国时,石榴在宫廷苑囿中已经是珍贵的观赏花木。其后自魏晋,历经南北朝、隋、唐至宋,石榴作为奇树,一直遍植宫廷、寺院。前面所引北魏时洛阳白马寺的石榴就是一个例证。梁武帝女到合肥浮槎山出家时,在山上建了道林寺,亲手栽了石榴。唐代杨贵妃、代国公主等人也曾在宫苑中都广植石榴。经过上千年的种植,洛阳一带就成了我国石榴的著名产地。于是,在这里也随着就出现了不少关于石榴仙女的故事。

汉语里,有“石榴裙”一词,有“拜倒在石榴裙下”之说。传说,杨贵妃酷爱石榴花。唐明皇投其所好,在华清池西绣岭、王母祠等地广种石榴。每当石榴花竞放之际,风流天子即设酒宴于石榴花丛。杨贵妃饮酒后,双腮绯红。唐明皇爱看宠妃的妩媚醉态,常将贵妃被酒染红的粉颈与石榴花相比,谁红得艳丽?因唐明皇过分宠爱杨贵妃,不理朝政,大臣们敢怒不敢言,迁怒于杨贵妃,对她拒不使礼。杨玉环无奈,依然爱赏榴花,爱吃石榴,特别爱穿绣满石榴花的彩裙。一天,唐明皇设宴召群臣共饮,邀杨玉环献舞助兴。贵妃端起酒杯,送到明皇唇边,向他耳语:“这些臣子大多对臣妾侧目而视,不使礼,不恭敬,我不愿为他们献舞。”唐明皇闻之,龙颜微怒,立即下令,所有文官武将,见了贵妃一律使礼,拒不跪拜者,以欺君之罪严惩。众臣无奈,凡见到杨玉环身着石榴裙走来,无不纷纷下跪使礼。于是,这个“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典故,成了崇拜女性的俗语。

传说在天宝年间,洛东有个名叫崔元微的人,带领家人进山采药,过了一年才返回家园。这时宅中蒿莱满院,很是荒凉。崔某命家人歇息,独坐院中。这时,有四位自称姓杨、姓陶、姓李、姓石的美貌女子来求暂歇院中,说去探望封十八姨。过一会儿,自称封十八姨的妇人来到。她们相聚饮酒。姓石的女子叫阿措,与封十八姨发生口角,不欢而散。众女子又来求崔某保护,说封十八姨将加害于她们,让崔某做一面红幡,上画日月星,树在院东。果然,有一天,东风自洛南吹来,折枝飞沙,十分狂暴。这时,只见院中繁花不动,崔某才知道那些美女都是花精。石阿措,就是安石榴。后来众女子来赠崔某数斗鲜花,令他服下,得以长寿。直到元和年初,事过五六十年,崔某还像三十岁的人一样年轻。原故事见《酉阳杂俎》。

读罢白居易的《长恨歌》,不禁喟叹:“石榴裙如美人颜,终有色败色衰时。风流公子靠不住,及时醒悟莫嫌迟。青春美貌晕了头,此中糊涂不自知。所嫁非人误终身,空留一首长恨诗。”

在中国的口头文学中,石阿措是最早见于记录的石榴女神。在希腊、罗马的古老故事中,花草树木都是女神,但关于石榴的故事却还没见到,足见石榴在我国民间口头文学中的精灵形象还是很珍贵的。石榴这种奇树,到了南宋时也有口头传说,甚至被载入史册。绍兴年间有一个传说:汉阳地方有一名孝妇,被诬为杀死婆母的凶手,她提不出证据来辩明自己无辜,于是被定成死罪。行刑前,孝妇把发髻上戴的石榴花枝交付给行刑人,让他插到石缝里。她说:“如果石榴枝在石缝中生长了,就证明我是冤枉的。”孝妇屈死后,行刑人按她的话,把石榴枝插入石缝。石榴枝果然生长起来,秀茂成荫,年年开花结果。原记录见《宋史·五行志》。这是继晋代《东海孝妇》之后,元代《窦娥冤》故事之前的一个孝妇冤的好故事,石榴枝以它的奇异魔力构成了故事的精华所在。

有位在上海做买卖的台湾人,叫一个大陆朋友帮他卖几个石榴。结果,买来的东西让台湾人连连摇头,似曾相见,却很陌生。原来,他要的是“番石榴”。可见,跟农历正月初一古称“元旦”而今称“春节”一样,“石榴”之名,也被人挪作他用了。这种名实不符的事,误导了不少人。

从多子的石榴中,引出了这样一些歌谣、故事,使我们看到民间文学在民俗学领域中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目前,民俗学界有把民间文学从民俗学中单独分离出去的主张,但是,从民间文学的构思、艺术形象、流传来看,民俗的特点又是十分鲜明的。因此,即使把民间文学完全放到文学领域中,恐怕也应当是具有民俗学价值的文学特殊门类。民间口头文学是离不开它的民俗母胎的。民俗学本身就像多子的石榴一样,把人类社会的民俗事象,进行了科学的分类,形成了“十房同膜”的体系,构成了“千子如一”的民俗性格。

澳门太阳集团网址 2

注释:

自拍图配诗二首_虎皮兰居士_新浪博客

  (2016-02-1108:01:19)

  昌乐李庆林

  五律·一木三巢(新韵十一庚)

  昌乐李庆林

  一木建三层,居巢节省行。

  大千尘世里,小鸟尚惜空。

  可恼吾人类,贪心浪费凶。

  环球滋万物,互爱共存生。

澳门太阳集团网址,  2016·2·11

  五律·烂石榴母子情(新韵十二齐)

  昌乐李庆林

  坐果带残疾,秋来腐烂皮。

  今还缠树上,尚且硬出奇。

  虽是无什用,其情应悯惜。

  真如人母子,福祸不相

  2016·2·11

澳门太阳集团网址 3

澳门太阳集团网址 4

新浪微博的博友“西林吉老兵”,雅评:

鸟巢,北方人,至少是辽东人,口语里不常说,常说的是鸟窝;

树上有鸟窝,确实常见,

树上絮鸟窝,辽东人不说“筑”或“搭”之类的词儿,

“絮”很贴切:鸟儿先是衔来小树枝,构架鸟窝的支撑骨架,

而后衔来草的茎秆以及毛羽一类松软的东西,铺在里面,

窝是絮成的;

上树掏鸟窝,善于爬树的男孩子(早先的时候)大概都有这样的经历,

上树掏鸟窝,一个最大的危险是遇到蛇,蛇在鸟窝里,爬树掏鸟窝的人,不是被蛇咬了,就是被蛇惊吓而失手摔落树下,

,,,

树上有鸟窝,是一道风景,

荒野美,这鸟窝可算是一个小小的点缀,,,

澳门太阳集团网址 5

民俗随笔:多子的石榴-丙安小屋-爱屋及乌、爱乌及屋都好-民俗学博客-FolkloreBlogs
-中国民俗学网-与先民对话,与田野亲近,与传统对接……- Powered by X-Space

2008-10-16

希腊神话故事中有一位女神,名叫赫拉(Hera),她是天帝宙斯的妻子,都称她为天后。这位很有威仪的女神,主管人间婚姻和繁衍子孙的大事。她的古代造型是:头戴后冠,身穿艳丽的礼服,有时披上轻纱。她右手拿着一根神权杖,上面饰有杜鹃的形象(那是宙斯追求她时时常化成的小鸟),左手握着一只丰满多子的石榴。

在印度佛经故事中也有一位女神,名叫诃梨地母。据传说这位女神生了一千个孩子。但是,她生性残暴,经常抢夺别人的子女吃。最后释迦牟尼不得不惩罚和教训她,把她最心爱的儿子藏了起来。她到处寻找自己的儿子,却怎么也找不到。这样,她才懂得失去孩子的痛苦,从此彻底悔改,做了人间子女繁衍的保护神。诃梨地母又称做“惶恐入谷鬼子母神”,她的造型是贴身依偎着攀扒着各种姿态的幼儿。不过,她最古老的形象,也是一位丰满善良的女人,左手怀抱一个幼儿,右手拿丰硕多子的大石榴。我国新疆的和田在本世纪初出土过这位女神的像;日本醍醐寺也收藏有十三世纪的诃梨地母女神画像,都是右手握着一枝对生石榴,顶端是一朵鲜艳的石榴花。

德国的一个博物馆里珍藏着一件公元前五七五年的古希腊女神雕像。这座雕像并不是罗马时代的复制品,而是原作,本世纪初从希腊出土时,女神雕像包着坚实的铅皮。这显然是古希腊人为了避免与波斯的连年战火毁及女神,才埋藏在地下的。这件珍贵的女神雕像,右手拿着的也是石榴。还有,古波斯的女神雅娜希塔的手里,托着的是一个装石榴的钵。这位女神在波斯神话中,是一位专司人类丰穰多产的女神。

中国古代神话和传说中,没有找到用石榴象征人类繁衍的痕迹,甚至古文字中也没有这个“榴”字。为什么呢?《博物志》等古文献的记载揭开了这个谜。公元前一三九年,汉使张骞出使西域,到过波斯帝国以前的“安息国”,十三年后返汉,曾带回安息国盛产的一种瘤状多子水果,取名“安石榴”。安石是安息的音变,以后才简称石榴。陆机在《与弟云书》中说:“张骞为汉使外国十八年,得涂林安石榴也。”《独异志》载:“汉张骞奉使大月氏,往返一亿三万里,得蒲萄林、安石榴植之于中国。”《图经》载:“安石榴旧不著所出州土,或云本生西域。”《别录》记:石榴“人多植之,尤为外国所重。”《酉阳杂俎》也说:“大食勿斯离国石榴,重五、六斤。”现代世界百科词典上几乎都记载了石榴的原产地在伊朗,甚至说是扎格罗斯山脉为集中产地,这里正是古代的安息国。上述材料足以证明,石榴是从公元前二世纪的古波斯传入中国的古波斯的信仰习俗,也随着石榴的传播,向西方,自然很早就传入了希腊;向南方,传播到了印度;向东方,即由张骞一行开辟丝绸之路后,也传入中国。于是,石榴做为象征人口众多、子孙满堂的神果,进入了中国习俗,直到今天。

公元六世纪的北齐,有一件载入史册的真人真事。安德王有一次到李妃娘家赴宴,李妃母亲宋氏就送给皇帝两个石榴。当时,皇帝和身边一些人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便把石榴扔掉了。这时,太子太傅魏收说:“石榴房中多子,王新婚,妃母欲子孙众多。”皇帝一听,很高兴,命令魏收赶快把石榴拿回来,同时赏了他美锦二匹。可见当时我国北方已经有这种以石榴预祝子孙多的风习了。到了唐、宋时期,宫廷内外与民间,互赠石榴祝愿多子多福之风就更盛行了。解放前后,订婚时聘礼赠石榴或石榴花盆、婚礼中新娘衣藏石榴的风习在一些地方还流行。

那么,这种用多子的石榴象征子孙众多的现象,能在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广的地域流传不息,说明了什么呢?

神话故事和宗教传说中的多子石榴,是在口头上传播的。女神造型中的多子石榴,婚姻产育仪式上的多子石榴,是在祭祀、祈福等行为上传播的。石榴多子与人间多子多孙的联想构思,又是属心理上的传播。通过口头、行为、心理的世代传袭,才形成了横跨欧亚大陆的祈求人丁兴旺、祝愿多子多孙多福寿的习俗类型之一。石榴象征多子的风习和我国各地流传的“枣、栗子”(早立子),“连招花”(连招贵子)等等祝子孙繁衍的习俗汇合在一起,构成了我国社会民俗中的一个传统:无限制地扩大发展直系血亲的家族。到了今天,这种习俗变成了严重阻碍我国社会发展的陋俗了。

澳门太阳集团网址 6

(网络图片,致谢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