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722.com 1 图为成空某场站大型运输机起飞瞬间,前景为各类驱鸟设备。肖燕锦摄

  王山河/文 沈玲/摄

  新闻回放

  初冬时节,雾都重庆云雾缭绕。11月22日上午,随着两颗信号弹腾空而起,空军某场站飞行外场顿时忙碌起来。新型充氧车、电源车、加油车快速有序地驶向停机坪的工作位置上,加油、充氧、供电一气呵成。

  据报载,5月中旬,东航某飞行团一架战机在训练中突遇双侧发动机撞鸟的空中特情,两名飞行员临危镇定处置,驾驶飞机安全着陆。

  新型战机的发动机吸力极大,跑道上的沙子等异物都可能被吸入,从而打坏发动机。只见便携式跑道清扫器和清扫车从滑行道驶向跑道,驶过之处,跑道道面的砂石全部被清理得无影无踪。

  随着环境生态改善和部队训练强度增大,鸟儿越来越频繁地与战机“亲密接触”。如何实现战机安全和保护鸟类“双赢”,让鸟儿和战机共享蓝天?

  机场周围,随着生态环境的逐步改善,大量鸟类把机场当成了自己的家,机场鸟害防治成为国际航空界的重点难点课题。

www.8722.com,  请看来自成空某航空兵师的这篇报道。

  演练场上,由科研人员和官兵们共同摸索出来的20多种驱鸟措施轮番上阵,令人大开眼界。地面上,两台装备强声和鸟类惨叫声的驱鸟车与大型激光驱鸟器、驱鸟机器鹰、电子爆音波驱鸟器等,交替上阵把鸟驱赶得远远的。天上,固定翼航模和智能直升机来回盘旋,利用噪音和螺旋桨击打驱除鸟类,把不愿意远离机场的鸟儿向外驱逐。

  先睹为快

  当发现机场上空一些鸽子,对这些措施仍然无动于衷后,场务连官兵使出“撒手锏”,放出猎鹰,对其进行猎杀和驱赶。这一招果然厉害,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抓得血肉模糊,其它的鸟立即逃得无影无踪。

  驱鸟:典型的“老大难”

  为检验该场站的连续保障能力,导调组再出难题:战机执行完首批任务返航着陆后,需立即再次升空执行任务。这意味着场站必须迅速组织完成飞机再出动保障。

  老人们都知道是莱特兄弟发明了飞机,却鲜有人知第一次驾驶飞机撞鸟的也是莱特兄弟。1905年,他们在驾机飞行中撞上了一只红翅黑鹂。

  值班站领导接到通知后,通知有关分队立即启动“主动式保障”,做到飞机一到位,装备即到位,迅速展开保障。

  大据统计,最近50年间,由于飞机撞鸟,造成世界各国至少283架军用飞机损失和141名军人丧生。美国空军每年飞机撞鸟多达3000起,经济损失超过5000万美元。

  外场值班室通过战训保障信息系统,及时获知了飞机在空中动态信息和油料、弹药消耗情况,提前测算出每架飞机具体的保障需求,并与机务人员主动协调再次出动有关保障事宜。随后,电源车、加油车、空调车、充氮车很快到达预定位置,等待返航战机滑行到位后,迅速展开保障。据空军后勤部领导介绍,“主动式保障”与过去的“被动式保障”相比,可以缩短再次出动保障准备时间至少3分钟。

  难国际航空联合会把鸟害升级为“A”类航空灾难。如何避免飞机与飞鸟相撞,是令众多航空界人士绞尽脑汁试图破解的一个“世界级难题”。

  据现场指挥的场站站长魏翔介绍,该部队根据新型战机保障信息化、机械化水平高、保障强度大的特点,采取了定位式保障和程序式保障等方法。定位式保障就是相对固定了各种保障车辆的行驶路线及与飞机相关的位置,划定了车辆行驶线、安全警示线和停车定位线,各种车辆按照明确的路线、速度行驶,按照规定的位置停放,不仅避免了忙乱现象的发生,也有效避免了车辆碰剐飞机。程序式保障就是要求各种车辆按照确定的保障顺序出动,保障人员按照规定的程序展开各项保障工作,避免保障装备进出保障位置时相互影响,提高保障效率,缩短地面保障时间。

  小小鸟儿好难缠,真是愁坏飞行员

  参加空军场站工作会议的代表们现场观摩了这次演练。

  “鸟撞飞机,特别惊险!”成空某航空兵师某团领航主任盖利伟,谈起一件事至今心有余悸。

  那天,盖利伟驾驶战机升空训练时,与一只白鹭相撞。盖利伟冷静驾机安全着陆后,机务人员大吃一惊:飞机左发动机进气道内糊满了血迹和鸟的羽毛、残骸,发动机叶片受损多达250片,被迫进厂更换价值约3000万元的发动机。

  鸟害!鸟害!某场站站长魏翔翻开近10年的鸟情通报,上面记录了自2000年来部队发生的10多起鸟撞飞机险情。魏翔介绍说,据测算,一只鸟撞击到高速旋转的飞机发动机风扇叶片,不仅风扇叶片会被鸟击断,而且叶片碎片会被高速甩入燃烧室,导致发动机停车,酿成严重飞行事故。

  “就算撞在飞机其他部位也不得了!”魏翔给记者列了一个物理算式——飞机以300米/秒的速度飞行,一只体重千克的小鸟以10米/秒的速度与其相撞,如果相撞时间约3毫秒,飞鸟撞击飞机的冲击力高达10.3吨,目前的飞机材料大都经受不住。

  “驱鸟,谈何容易!”场站场务连连长王三军说,蓝天是飞机的,更是鸟儿的。人类飞上天空才多长时间?鸟儿已经在天空飞翔了亿万年之久。首先,鸟儿并不害怕飞机。鸟类逃避天敌的习性要经过数千年的遗传进化,鸟类并没有将飞机视为天敌,不具备害怕或避开飞机的本能。其次,新型战机速度快、进气道口径大、发动机吸力大,鸟类很难对战机进行避让。第三,近年来机场附近生态环境不断改善,鸟类种群数量逐年上升,而飞行训练难度强度增大,跨昼夜飞行多,鸟类活动的高峰期与飞行训练时间重叠,鸟撞飞机几率大增。

  请鸟儿走开,我们能想出多少管用的办法

  撞坏战机,危险不言而喻。杀死鸟儿,也违背保护动物的良知。看来,只能是想办法将鸟儿“请”走了。该场站为此煞费苦心。

  视觉恫吓。和农田里粗糙的稻草人不同,机场上的“模特假人”不仅身着制服、身扛猎枪,还能挥臂转动。一种绘有老鹰眼睛的S形面板,俗称“恐怖眼”,在风力驱动下不断旋转。“机器鹰”可以发出叫声、扑腾翅膀。机场上还安装有上百个转动的风车,彩色风轮叶片旋转时可对鸟儿视觉系统产生刺激。如果在夜晚,驱鸟队员还可以使用激光驱鸟器,会让鸟儿感到像电击一样,迅速逃离。

  听觉震慑。“驱鸟王”系统有8个发射源,能够播放上百种鸟类发出的报警惊叫声、求救悲鸣声或鸟类天敌的鸣叫声。驱鸟队员介绍说,鸟儿很聪明,时间长了也会知道人们是虚张声势,因此还得不断变化播放内容,3至10分钟内以5至60秒的间隔播放录音。高空钛镭炮由电子点火激发,半径几十米的范围都在声波震慑范围内,而且无碎屑和弹片,不会伤害鸟儿。

  遥控驱鸟。鸟儿刚刚赶走,转眼又飞来,这该怎么办?官兵们研制了一种轨道式遥控驱鸟车,在机场中央草坪铺设一条长1000米、宽0.4米的小铁轨,驱鸟车变速来回行驶,车上十八般驱鸟兵器俱全,音响驱鸟器能够呈360度回旋运动,形成半径1公里的超声波场。驱鸟车与实时监控系统连接,可以遥控远程操作,如遇鸟情,动若风发,过去20多人忙得团团转的活儿,现在一个人可以轻松应对。

  如何让机场少些鸟?这事要往“根”上想

  然而,这些办法还是治标不治本。最好的驱鸟效果,是鸟儿根本不往机场飞。然而,这可能吗?

  这个师最有特色的驱鸟办法,是生态治理。记者发现,某场站有个“鸟情资料室”,展示了机场附近山林中共100余种鸟类的标本,旁边附注了各类鸟儿的生活习性:它们喜欢在哪里嬉戏?何时“谈恋爱”?何时生儿育女?在哪里筑巢安家……

  研究这些干什么?好处多多。比如,很多鸟儿光顾机场,是来觅食的。官兵就及时切断鸟儿的“食物链”,灭除草地里的昆虫,抑制蚂蚁、蚯蚓等动物的生长,减少杂草和植物开花结果。他们还给机场跑道旁边的草坪通通理“平头”,防止草坪太高藏匿老鼠、野兔,减少老鹰等猛禽“光顾”。

  驱鸟队员还告诉笔者,机场附近原来有个白鹭园,有2万多只白鹭,过去每到黄昏时分都有成群的鸟儿归巢,经常结队飞越机场上空。场站与地方政府协调,将白鹭园迁到别处,白鹭归巢的路线从此远离了机场。

  官兵们越来越感到,驱鸟是一门深奥的学问。比如,在鸟儿繁殖季节,母鸟不来,公鸟就不会来。鸟儿非公即母,这样不是都不会来机场“约会”了吗?母鸟有什么特殊的生活习性?这还真得研究一番!

  记者看到,场站对机场周边50公里范围内的鸟情进行了深入研究,建立起1200多种鸟类数据库,扩充完善了《鸟情显示图》《鸟情曲线图》等,分析总结出重点时段、重要节点有效驱鸟的好方法。

  图为成空某场站大型运输机起飞瞬间,前景为各类驱鸟设备。肖燕锦摄

  延伸阅读

  ■成空某场站站长 魏 翔

  军人,办任何事都要有职业精神

  驱鸟,在农村很简单,农民在竹竿上绑一块红布,边跑边挥动边吆喝,或是扎个稻草人放在田间。要不然,敲几下铜锣、放几挂鞭炮,或是干脆用鸟枪开火,来个“杀一儆百”。

  空军机场驱鸟,能用农民这种办法吗?如果这种办法能用、管用,鸟患就不成其为危害飞行安全的“老大难”了。事实上,机场驱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综合治理系统工程。为此,官兵们从声学、光学、生物学、生态学等诸多领域研究问题。由此我们悟到:思维的起点和路径,决定方法和结果。头脑决定四肢,脑袋怎样想,决定手头怎么做。“驱鸟案例”说明:提升转变的执行力,责任心、使命感固然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有能力、有手段、有军人的职业素养和思维方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