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为《舰船知识》杂志供《新浪军事》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交易主体众多

  文 义夫

  进行海军武器黑市交易的集团和个人,除了大家都熟知的国际恐怖主义分子、黑社会帮派,如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意大利“黑手党”、美国的“三K党”及其它不法组织外,一些国家的政府人员和银行也参与其中。

  黑市武器交易,又称“非法武器交易”或“地下秘密武器交易”,它是指不向新闻媒体透露的、可能会有损于国际法律和道义的、一般以武器秘密购销合同为形式在国际间进行的武器买卖。黑市武器交易可分为走私性武器交易和政府间为避开国际舆论而秘密进行的武器交易。由于近几场局部战争大多从海上发起,制海权日显重要,一些国家尤其是小国为了获得海军武器,增强海军实力,不惜违反相关武器禁运的国际法规定,大肆通过黑市从其它国家购买海军武器,使得近年来的世界海军武器黑市交易异常火爆。

  法国前外长迪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的四处活动下,1991年法国与我国台湾地区才得以达成“拉斐特”护卫舰秘密军购案。

  武器黑市交易火爆

  国际上的一些大银行也参与了海军武器黑市交易。经过5年潜伏侦察,英国反间谍军情五处发现国际信用商业银行有几十个账户与恐怖组织和军,火商有来往,从而发现了国际信用商业银行参与武器走私的活动。据透露,国际信用商业银行为中东国家购买武器装备牵线搭桥、提供贷款和转账资金,在几个武器输入国购买潜艇、导弹等尖端武器的黑市交易中,国际信用商业银行都充当了重要角色。

  武器黑市交易历来令国际社会头痛。特别是近十几年来,世界各地热点频频,冲突不断,加上恐怖主义活动和毒品贩运,使得武器走私活动更加猖獗。从枪支大炮、坦克飞机到导弹零部件,乃至军舰和核生化武器技术,武器黑市交易愈演愈烈。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统计,冷战结束后,地区和种族冲突此起彼伏,全球海军武器黑市交易活动也随之日益猖獗。目前全球武器黑市交易额急剧膨胀,已由1992年的185亿美元升至1000亿美元左右,其中海军武器黑市交易占到其中的3成。有海军武器黑市交易的国家和地区很多,从欧洲到非洲,从亚洲到美洲,几乎有海军的国家都牵涉到海军武器黑市交易。尤其是在局势动荡的热点地区,如巴尔干、中东和非洲,海军武器黑市交易活动尤为突出。联合国曾经对波黑进行武器禁运,北约的军舰受命在亚得里亚海对2004艘商船进行了检查,对其中的1464艘进行了登船检查,但只有10艘违反禁运规定,12艘有运送武器的嫌疑。而事实上却远非如此,据统计,在1990年代,每年大约就有价值10亿美元的海军武器从克罗地亚的斯普利特港流到波斯尼亚地区乃至世界各地。据称,那一段时间,克罗地亚几乎成了全球海军武器黑市交易的中转站。

  西方一些国家利用国际信用商业银行向某些第三世界国家或恐怖组织销售武器早已不是秘密。英国国防部下属的几家大军火公司一直通过该银行向国际恐怖集团出售武器。国际恐怖集团的重要首领阿布十几年来一直通过国际信用商业银行作为英国军火公司的武器转售人,他因此而获得的利润就超过6000万英镑。这些交易的大部分,均由设在伦敦的两家国际信用商业银行的分行作担保开具信用证明,再由阿布的手下秘密将武器分销到波兰、塞浦路斯、巴拿马和中东地区。英国情报部门和金融管理机构对上述情况了如指掌,但是,因为牵涉国家利益和政府及各界重要人物,一直秘而不宣,这也是该银行长期参与武器走私而未被揭露的主要原因之一。

  海军武器黑市交易的种类几乎包括了海军所有的武器装备种类,小到陆战部队使用的手榴弹、地雷、枪支及军舰零部件,大到水雷、导弹、飞机、护卫舰、驱逐舰、潜艇等,一应俱全。更令人惊叹的是,一些技术尖端、对外绝对保密、通过正常渠道不易获得的高新武器却能通过黑市交易渠道获得。俄罗斯先进的苏一33战斗机是很多国家舰载机的首选,西方国家曾对该战机的技术资料极为垂诞,千方百计进行刺探而未能得到,但后来却有1架通过走私渠道落入了西方国家手中。

  国际信用商业银行在世界各地有60多个分行,“黑手党”利用它大肆在世界范围内私运武器,他们不择手段,不惜使用间谍手段、勒索、绑架甚至谋杀来达到目的。据报道,在巴基斯坦的某国际机场,一个“大木箱”被运上一架没有标志的波音707飞机。此时,一架原计划安排起飞的巴航班突然被取消了飞行,而那架载有秘密货物的飞机趁机顺利起飞,从而以民航班机的姿态飞越多国领空,抵达了目的地。

  供货渠道繁多

  交易方式多样

  舰艇的主要出口国是美、俄和西欧等国,与之相对应,全球海军武器黑市交易的主要供货方也是它们。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已成为全球武器走私的中心,为拉美及世界各地的各种势力提供武器装备成了当地的一种行业,每年都有包括“毒刺”导弹在内的成千上万件武器从这里走私到国外。就连美国海关总署也承认,迈阿密已是世界最大的非法武器交易市场。

  尽管很多海军武器的出ISl受到国际法严格的限制,但受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军火商们常常想方设法扩大黑市交易量,交易方式多种多样。

  全球海军武器黑市交易的另一个重要货源地是俄罗斯。苏联一直是世界最大的武器出口国,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各种武器装备在混乱中不断流失,俄罗斯军队在撤离东欧时就出售了大量的舰载直升机等海军装备。据披露,俄罗斯在2004年向伊朗秘密出售了一艘基洛级柴电潜艇,伊朗后来又向乌克兰秘密购买了X-55超音速巡航导弹的后期型号。

  一是借人道主义救援之名,行武器走私之实。许多海军武器都是通过官商勾结,打着运送医疗设备、救灾物资等联合国人道救援物资的旗号,被大摇大摆地走私到冲突地区。如1992年克罗地亚政府曾在法国情报部门的协助下,搜查了1架来自伊朗的波音747飞机。该机每周都从德黑兰运送医务人员和医药物资到南斯拉夫的萨格勒布机场。搜查结果令人震惊,因为他们发现那些“护士”全都是乔装的士兵,机舱里则放满了美制“捕鲸叉”反舰导弹。

  德国也是重要的舰艇出口国。由于德国209型潜艇的大小及装备适合各国在近海使用,而且德国能够在技术方面协助进口国实现该型艇的国产化,所以,209型潜艇比较畅销,主要销往希腊、阿根廷、秘鲁、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印度尼西亚等国。据有关研究机构指出,当今一些潜艇武备及相关技术黑市交易的货源主要来自于德国。

  二是大打“擦边球”。比如一些军火商会以一些过时的武器如M48主战坦克等名义申请军火交易许可证,然后会顺带捎上几百枝“乌兹”冲锋枪在国际军火市场上销售。另外,对于以色列的军火商来说,他们还有一个护身符,那就是以色列2002年修订的引渡法。该法规定,以色列政府不能把任何公民引渡给一个外国政府。这样做实际上为武器的非法出口开了绿灯,大大刺激了通过非正常渠道的武器出口。对这种情况,以情报部门并非不清楚,但他们更多的是默许。因为这些非法交易能够带给他们一些非常有用的情报,能够告诉以情报部门是谁在购买武器以及为何购买武器。

  以色列也是世界军火出口大国之一,它在海军武器黑市交易中自然占有一席之地。据报道,以色列军火企业所制造的武器装备有50%以上销往国外,遍布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对外出口占国防销售总额的75%以上。在庞大的军火出口中,以色列的私人军火公司以其独特的优势占据了一定的比例。以色列目前有600多家小型私人军火公司,它们的老板通常都有一定的来头,要么是以色列国防军的前高级军官,要么就是以色列情报部门的前高官。他们充分利用以前在工作中同国外建立的关系,将大批的军火和技术走私到国外。这些人在服役期间就担负着向所联系的国家推销军火的使命,已经与相关国家的部门建立了可靠的联系。当前,以色列拉斐尔公司的“瞪眼”激光制导导弹,以及IAI公司和美国波音公司合作升级的“捕鲸叉”反舰导弹都成了世界海军武器黑市交易中的抢手货。

  三是偷梁换柱。按照国际惯例,武器出口必须有出口许可证,进口一方要出具直接用户证明,说明武器的最终目的地。但是这种证明可以在填写目的地时做手脚,以蒙混过关,而且一批武器经过几个国家后,海关就很难查出其来龙去脉,武器走私者就利用这一特点,故意使一批武器经过几个转口港,增加其复杂性。例如,巴拿马驻西班牙的一个领事馆的官兵试图安排船只运一批价{www.8722.com,~2000万美元的海军武器到克罗地亚,这批货的来源是美国,在填发货单时,发货地点写成了捷克和奥地利,运货路线途经巴拿马到欧洲。

  相关专题:舰船知识

  四是暗渡陈仓,瞒天过海。为了走私军舰,一些军火商将军舰上的武器装备拆除,并对军舰进行改装翻修,乔装成民船进行走私。他们还把舰载武器装备拆散,当作各种民用机械零部件公开装运,有人甚至把小型武器拆零,放人家电中贩运。到了目的地后,再对军舰进行复原,加装武器装备,恢复原有功能。

  五是原木挖洞,鱼腹窝藏。就是把巨大的原木挖个洞,填入一些海军武器,如导弹、鱼雷等,再予以伪装偷运。另外,远洋渔船靠岸前将一些武器的零部件放入鱼腹,船入港时,鱼已全部冰冻,要想检查,已非易事。
六是武装押运,肆无忌惮。意大利“黑手党”、美国“三K党”等黑社会势力,有时根本不把政府放在眼里,明目张胆地走私海军武器,甚至实行武器押运,与政府武装交火。如一些美制海军武器主要由一些黑社会帮派走私进入墨西哥,与美国和墨西哥警方乃至军队交火的事件时有报道。这些组织之所以能如此肆无忌惮,根本原因是他们与政府的一些组织和高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七是武器打包,邮件邮寄。这个做法看起来挺可笑,但在黑市交易中并非没有,并且还屡屡得手。1995年,黎巴嫩的两名天主教马龙派教徒就把几个藏有步枪等轻武器的邮件,从黎巴嫩邮寄到波黑的穆斯林军队手中。后来,邮寄者把邮寄武器的经过披露了出来,这一事实才被人知晓。

  相关专题:舰船知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