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网址 1

问:闽南话的最早发源地,是漳州还是泉州?闽南话发展过程是怎样的?

我国国土辽阔,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国,并且中国也是一个人口大国,拥有人口13、68亿,是个众所周知的人口大国。中国有23个省,每个省都有自己的本地语言,这便是方言,就算是同一个省内,只要距离远了一点,这片区域的语言也会有所差异。你对台湾话了解多少呢?下面,随着中国语言文化一起来了解下吧。

澳门太阳集团网址 2

台湾话:台湾话,亦称为台语或台湾闽南语,习惯上专指在中国台湾地区所使用的闽南语,在语言学分类上属于泉漳片,与厦门话极为接近,推估同源词比例为99%。

两个派系,泉州与漳州。但泉州到闽南早点,是较早将中原文化带入闽南地区的,漳州是陈胜陈元光(武则天时期)进入的,较晚。漯河话(唐朝的官方话)就较早的泉州一带使用,泉州有洛阳桥,就是洛阳人来到这里生活,建造一座桥用洛阳桥这个名来纪念他们来自于洛阳。后来又有了山西的晋人来到泉州(建住在水边)才有了后来的晋江。要说漳州还是泉州是标准的闽南语,你就看看南管(南曲、弦管。即:南音。)吧。不管是在世界任何一个所在都是要以泉州腔调为标准。如厦门的高甲戏,当地人在台上演却要泉州人在后台唱。(参考参考,非专家言论)

自明郑与清治时期起,特别是海禁开放后,大量大陆移民进入台湾地区,以福建南部的漳州府和泉州府河洛人占多数,其带来的语言取代了台湾原住民族诸语,成为在台湾占优势地位的语言,并逐渐演化为有别于原乡特色的语言,并于日治时期以;台湾话、台湾语、台语称之,区分其他语言。

闽南语的最早发源地,从闽南政区的沿革看,应该是泉州晋江流域,特别是南安丰州一带。闽南语,作为闽方言的最大支派,几乎遍布整个东南沿海,从浙江一直到海南,无所不包,但追溯其本源,无非是以漳泉两地为代表的闽南地区。

虽于日治时代及国府迁台后,日语与国语先后取代其通用语地位,但台湾话迄今仍为台湾第一大母语、及使用量第一的语言。

在闽南,公认的闽南语只有两个组成,那就是泉州话和漳州话,泉州话以泉州市区为代表,漳州话同样以漳州市区为代表,他们分别代表了历史上的泉州府和漳州府两种口音。

根据2009年台湾年鉴,大概有73%的台湾民众,会使用台湾话。漳州移民主要居住在中部平原地带、北部沿海地区及兰阳平原,故被称为内埔腔;泉州移民主要居住在中部沿海地区、台北盆地,被称为海口腔,南部则为泉漳混合区。故;泉州人居住在海滨,漳州人居住在内陆平原的说法,仅在台湾中部地区符合此一分布。总体上说,台湾话在北部偏泉漳混合腔,中南部平原偏内埔腔,中南部沿海偏海口腔[6]。

闽南在上古时期,属于蛮夷之地,从来没有因人烟辐辏而有所闻名,相反的,却是不毛之地。一旦一个地区被中原政权发现并实施有效统治时,这个地区的人口和区划也会随之跟上。闽南真正进入中原势力的视野,大概是三国时期的东吴,那时还是东汉建安年号,于是福建的新开辟便以建安为名,而闽南的第一次出现便是这个时期新设定的东安县,也就是南安县的前身,县治就在南安丰州。

另一方面,;台湾话一词在广义上可指;台湾流通的各种语言,包括台湾原住民族语、闽南话台湾方言、客家语。

也是从那时候起,闽南开始慢慢集聚人口,以丰州为中心,最南到达九龙江畔,是为龙溪县(梁代),就是现在的漳州市区和龙海,最北止于木兰溪,是为莆田县(陈代短暂存在),也就是今日的莆田市,中间还有个晋代短暂出现的同安县,这大概就是闽南的最早滥觞。

源出:台湾语源出闽语,为闽南语的一支。中国汉朝末年的三国时代,中原发生战乱,难民开始进入福建,造成原有;百越族土着民族的语言发生变化,而逐渐形成了最初期的闽语。然而,汉人大规模入闽,则是始于;永嘉之祸,由于晋室南迁,大批北方汉人入闽,而带来了3世纪时北方的口语音,亦即所谓;十五音系统,而;闽语亦于此时渐渐形成。伫西晋永嘉二年的时候,中原的衣冠八族开始避难到福建闽江和木兰溪的等流域一带,他们把当时的古汉语带过来,但这次数量很少。南朝梁天监年间析晋安郡南部置南安郡,以保持闽疆南部安定取称,治所在今南安丰州镇,领晋安等三县,辖今之厦门、莆田、泉州、漳州一带,但不久就被撤销,直到200多年后的唐朝中期,又在今泉州市区第三次设置武荣州,不久改名泉州,泉州市区一带的建制才稳定下来,泉州的安溪、惠安、永春、德化在400多年后的五代十国闽国时期才设县。

有人,有政权,就意味着有语言,那时的闽南语还没有形成,至少和福州是一样的,至于说什么,没人会知道。闽南真正能有规模,是在两晋时期,东安县摇身一变成了晋安县,一个以当朝名字为名的县必然不会太逊色,同时晋江这个江流的名字也产生了,显然闽南和晋的关系挺密切的。唐代张籍在永嘉县时,曾经这样感慨过,“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晋语”,永嘉县就在温州,而永嘉之名来自西晋五胡乱华的那个年号,时称“永嘉之乱”,既然北人都越过雁荡山到达了闽越的前沿温州,那么很自然的也进入了福建,所以,闽南语的最早源头一定有晋语的成份,而晋语所分布的区域,从温州一直到闽南,这事实上是整个闽方言的基本构成。

唐代时,陈政、陈元光父子带兵入闽平乱,进而屯垦漳州,带来了7世纪的北方的中古音;唐末时,王潮兄弟又带军队入闽,也带入了当时的中古音。从以上的两批移民,所带来的北方口语,经过一番演变就形成了所谓的;漳州语、泉州话的基础。

至于闽南,其地界也就只有九龙江和晋江一带,也就是几个大江的中下游,但看起来已经包含了泉漳两个方言中心了,虽然确实有点偏差。

传入台湾:北宋时期,在泉州等口岸相继设立了掌管外贸的市舶司,使泉州发展成当时国际上的着名商港,对外海线交通十分方便。在这以后,闽南地区便有不少人民,因为政治、经济或其他因素而移民海外,也因此带去了他们的母语闽南语。明末时,闽南发生大旱,郑芝龙曾招数千人到台湾垦殖,他们大多数便在台湾定居,而且还跟台湾原住民通商、甚至通婚,而促进了汉人与台湾各原住民族在血缘以及语言上的融合。

比如,两晋的泉州中心在南安丰州,唐以后则转移至鲤城;同样的状况,早期的漳州中心在龙海古县,唐以后则转移至芗城,这是受政区中心变化而随之产生偏差的现实。

从16世纪起,西欧各国开始进行各种殖民海外的计划。西元1624年起,荷兰、西班牙先后占领南、北台湾,尤其荷兰人统治台湾将近40年,实施王田制,召募闽南人前开垦台湾。来台汉人多出身漳州和莆田泉州,在长期与平埔族杂处和荷兰人的统治下,随移民所带来的闽南语也渗入了一些新的语言因素。福建汉族人移居台湾始于宋代初期的福建莆田,莆田古代海运业、远洋贸易发达,在唐朝末期,莆田已经地少人多,迫使多数莆田人背井离乡移民外地,在北宋朝初期时就有很多莆田人迁徙到台湾,南宋末期,元朝后期亦思法杭兵乱,明朝中后期的残酷的倭寇侵略,清朝的沿海迁界时陆续很多莆田人通过台湾海峡迁徙到台湾,移民原因是莆田人口过多,人地矛盾非常严重和逃避外族入侵导致战乱。莆仙人较大规模迁台目前最早可上溯至北宋朝初期,据莆田《林氏大宗谱》记载:;北宋初,莆田人涌至莆田沿岸,林默造木排渡难民往澎湖定居。现今,台湾彰化县的南社、描儿干社民众至今语言未被同化保留仍讲莆仙方言,住宅建筑亦保持莆田特点。还有的莆田人是在移民泉州漳州几百年后再次移民到台湾,他们的莆田话已经同化成泉州话或漳州话,在台湾,有不少寮、廊、坑、厝、店地名前冠以;兴化,这表明在今日的台湾,也有大量兴化方言的踪迹,只是有的很快就被就被当地话同化了。祖籍莆田的的台湾同胞最少占台湾人总数的30%以上,还有部分莆田人是迁徙到泉州漳州几百年后再次迁徙到台湾,这部分的莆田人被登记认为是泉州人或漳州人,他们的莆田话已经同化成泉州话或漳州话,他们在明朝和清朝的籍贯是泉州或漳州,但他们的更早祖籍是莆田。明末时,福建发生大旱,郑芝龙曾招福建数千人到台湾垦殖,他们大多数便在台湾定居。西元1624年起,荷兰、西班牙先后占领南、北台湾,尤其荷兰人统治台湾将近40年,实施王田制,召募闽南人前开垦台湾。来台汉人多出身漳州莆田和泉州。崇祯元年,福建饥荒,郑芝龙在福建巡抚熊文灿的支持下,招徕福建沿海灾区饥民数万人移民台湾垦殖。这是第一次有组织的福建向台湾大移民。南明永历十五年,郑成功收复台湾,郑氏军队及眷属约3万多人,当时除命各军分区屯垦外,还大力招徕因清廷;迁界而流离失所的大陆沿海民众,;不愿内徙者数十万人东渡,以实台地,主体仍是福建沿海各县居民。清代是福建民众通过台湾海峡移居台湾的重要时期。康熙二十二年,施琅率兵收复台湾,全国政治统一,自康、雍始,至乾、嘉年间,福建民众相继赴台,导致台湾由南到北、由西向东的垦殖运动全面展开。清代,清廷为防郑氏遗民,颁布渡台禁令,设下条件人民渡台,清朝官府有登记的官渡的莆田人、泉州人只能从泉州渡船,还有大量莆田人直接从莆田到台湾,有登记的人数只占莆田人官渡渡台总人数的很小比例,这和漳州、泉州的自渡台湾的情况是相同的,大量的人不是通过官渡而是自己渡台。尤其清政府于乾隆四十九年开放有登记的莆田人、泉州人只能从泉州渡船,台湾鹿港与泉州石狮蚶江港对渡,五十七年又开放有登记的福州人只能从福州渡船,淡水八里岔与蚶江及福州五虎门通航,推动了移民潮的高涨,有登记的漳州厦门人从厦门港渡台。明末郑成功抗清失败后,便率大军攻占台湾,赶走荷兰人。郑家出身泉州,郑氏王朝之文教制度的定立者陈永华,也是福建人,而其所带来的军民也大多数是福建人。台湾的闽南语,是以福建音占大多数的。

真正闽南语的形成,并不在两晋南北朝,而是唐代。

至清代光绪十一年(1885年)始设台湾省。但早在明末清初,福建就开始大批向台湾移民了。明朝天启四年(1624年)荷兰人窃居台湾后,曾招募闽南沿海移民去台湾垦殖;明末郑芝龙设寨于台湾北港,曾多次招募漳、泉、莆田沿海居民渡海去台湾垦荒;崇祯元年(1628年)统治台湾的郑芝龙归顺明朝,在福建布政使熊文灿的支持下,招募沿海几万灾民,每人;给银三两,每三人给牛一头,用船载运去台垦殖;清朝顺治十八年(1661年)延平郡王郑成功驱逐荷兰人,收复了台湾,所带士兵连同眷属共三万多人都留在台湾开荒种植,这些士兵多是闽南、闽中人。与此同时,他还到漳、泉、莆田等地招募青壮年到台湾垦荒。这个时期漳州、泉州、莆田等地赴台者达15万人之多;清朝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郑成功之孙郑克归顺清朝后,漳、泉、莆田沿海赴台又有几十万人之多;清朝康熙中叶,清政府放宽海禁,莆田和广东移民也大批迁往台湾。

特别是以陈政、陈元光带领的光州子弟兵在漳南的开拓,这些将士直接将光州的土话带入漳南,并使之在漳南和潮汕地区生根发芽,这算是比较地道的唐语了,姑且不管是不是唐人官话,但总是河南地方话吧。随着漳州的建立,以及其郡治的北移,这时漳南唐语开始与漳泉晋语发生碰撞,并在九龙江流域形成了最原始的漳州话。那么唐语和晋语本身差异到底有多大呢?或许不大,因为漳泉口音虽有差异,但沟通并无障碍;或许很大,因为闽南和闽东完全无法交流。

台湾语形成:1683年,施琅征台,郑氏王朝覆亡,清廷正式统治台湾。隔年,清廷为防郑氏遗民,颁布渡台禁令,设下严格条件限制人民渡台,其中以粤籍禁渡,造成客家人比较晚来台湾,台湾的开发几乎都由闽南人领先,而台湾的语言亦以闽南语为绝对优势。雍乾之世,禁令渐松,1862年,因牡丹社事件,钦差大臣沈葆祯来台办理防务,以;开山抚番为名,招徕垦野,因而解除了长达近200年的渡台禁令。

我个人认为差异并不大,因为漳南的闽南语和泉州话本身在语法和用词上并无明显差别,只是音韵差异而已。

在清廷统治台湾的200余年间,闽人来台人数激增,移民的语言随其足迹而传播到台湾各地。日后由于交通开始便利,人口四处流动,结果漳泉两腔混淆,造成宜兰、鹿港等少数地区保存较纯正的口音以外,其他各地多通用一种不漳不泉、亦漳亦泉的新闽南语。语言学家洪惟仁(1987,1-2)将其称之为;漳泉滥。近代中日甲午战争后,清廷战败,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在日本统治台湾期间,教育方面推行;国语政策,日本语在政治上占尽优势,在民间使用的台语难免受其影响。直至今日,仍可由台湾话中找到日语影响的痕迹。

造成漳泉差异缩小的另一因素是王潮兄弟在唐末又带来一批固始人融入了泉州的地界,这使得漳泉两地都有晋唐两代的口音,只是泉州晋语占优,而漳州唐语更强势而已。于是我们也找到了规律,泉州以北晋语占大部分,漳州以南,唐音后来居上,因两种口音本身差异不大,所以闽南语从莆田一直到潮汕,呈现递变的关系,事实上他们就是同一种方言。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战败,国民政府接收台湾;战后国共发生内战,国民党政府战败,带着大批军队和难民;转进台湾,这是台湾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移民活动,再加上日后推行的;国语运动,在其影响下,台湾话再度加入新的语料。

因此,从闽南语的源头看,最早滥觞于泉州丰州,偏晋语的发源地是泉州,偏唐语的发源地是漳州,但彼此都可以互相交流。

但由于近百年与中国大陆断绝来往,导致台湾话与原乡闽南语已有所小差异。

…………………………………..

文/圭海四记

闽南语,语音颇獠,到底是听者已经忘却了晋语还是深喑晋语之道,时至今日已经无人知晓。

语言是人类文明、人类活动交流工具。如果您也是大汉民族子裔,理应坦然面对史实、面对事实的话,必须坦承:
同安才真正是闽南语发源地!

闽南语发端于同安已有2000多年历史。其最后在闽南定型,並广泛地传播至海外不迟于公元十世纪(唐末)。福建闽南2000多年来,流传着:
‘’未有同安(闽南),先有🌹🌹🌹许督🌹🌹🌹‘’!西汉时代,汉武帝刘彻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命左翊将军许濙率兵5万,
自中原许州入闽平叛。闽越之乱平定后,朝廷为了消除隐患,强迫闽越土著迁徙江淮一带。平叛后许濙奉旨“永镇斯土”,驻军同安营城,任“镇闽都督”,镇守闽越全境
(图
1)。自此,这支中原将士及其家眷落藉闽地,成了入闽扎根第一批汉人,更是闽南文化奠基人。他们推行中原先进耕耘技术,发展农业生产,引进中原文化,启蒙思想。

许将軍子裔开枝散叶,繁衍后代,遍及同安、金门、厦门、龙海、漳浦、云宵、诏安、潮汕,进而扩展至台湾、东南亚。史载宋代同安县城”西桥”—石板梁式大桥又名”西安桥”乃是许濙将军裔孙许西安捐建督造。当代著名的裔孙有菲律宾首位亚洲民选女总统科拉桑(许寰哥).阿基诺,前台湾考试院院长、台北市长许水德,马来西亚首席部长许子根,瓜瓞绵绵。可见许濙将軍带领的5万中原将士及他们来自中原的家眷
‘’永镇斯土‘’(闽越),对福建、对闽东、对闽南开疆劈土的历史地位重要性不言而喻。

许濙将軍、5万将士及其家眷,乃汉人历史上,开发福建东部、中南部、开发闽南的开山鼻祖,迄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相比于衣冠南渡的晋人,开发晋江、莆仙、闽东、闽南地区的北来汉人,至少早了几个世纪
(图 1)。

世界航海史显示阿拉伯人接过古代希腊人的航海探险接力赛,沿着印度、远东海上之路而来。及至公元十世纪(唐末),伟大的阿拉伯航海家日记详细地记载他们一路东来的境遇。当他们的船队路过南洋的苏门答腊时,发现那里已经有闽南话定居的居民点,可见闽南话最后定型至少不迟于公元十世纪
(唐末),而且其范围早早超过现有的中国国境 🇨🇳 (图 2 国内闽南话人口分布图 )
🇨🇳了。试想想看,连世界航海家都可以鉴别闽南语居民的定居点,可见那时闽南话已经多么popular澳门太阳集团网址,!

由于闽南地窄人稠,千百年来闽南人”耕海为田、以海为生”,同时也磨炼闽南人”同船不如同命”的凝聚力和爆发力。他们不靠朝廷政策倾斜,用自己双手创建唐、宋、元时代世界级”东方第一大港”和”世界航海图坐标0公里”的輝煌,创造了灿烂的史无前例海洋文明!

陈元光(唐初)、王审知(唐末)
这些迟来整整800年、1,000多年的后来汉人,虽然挂着什么”开漳圣王”、什么‘’开闽王‘’之类,堂而皇之桂冠北来汉人,充其量只是其本族姓氏,而绝非真正历史意义上的大汉民族入闽、入漳开疆拓土的开山首领。巧合的是:
这些后来汉人与先前披荆斩棘的许濙将軍5万将士及他们的家属‘全是来自中原,都是古代河、洛语系。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源自一脉,语言自是一脉相承、一脉相传。后来者的加盟所产生的叠加效应,进一步巩固与拓展闽南人的实力与声势!

著名的历史学家、前香港大学校长王赓武教授名著《华侨历史500年》明确指出,二战之前的500年内,世界海洋贸易的语言是闽南话,而不是英语。

国内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学者鹦鹉学舌喊着”这3大商帮,那个4大商邦”的。试问:
中国有那个商帮有闽南 (闽南、潮州)
商帮语言做过世界海洋贸易的通用语言工具500年的?——
一个都没有,连正港普通话都仅有100多年的历史。只有🌹🌹🌹闽南话🌹🌹🌹才是真正的王者之冠!!

漳州?算哪根葱?

闽南话最早的是南安的丰州。

现在南安属于泉州地级市代管的地方!所以可以算泉州,但是如果较真只能算南安!

后来泉州开港而移府治,漳州开府,就分出了明显的两个流派,泉州话和漳州话。而在宋元泉州话强势,因为那时候泉州经济政治强势!到明清变成漳州话强势,因为月港崛起和漳州农业快速发展。

改革开放后换厦门腔更强势,但那是因为台湾的原因。

题目说的是最早的发源地,那就是丰州!

闽南话,顾名思义,是闽南人说的或传播出去语言。闽南话又称河洛话,其源头是古代中原洛阳地区语言,与闽南地区古代原住民语言溶合演化而来的语言。

漳浦西庙建于唐朝,祀开漳圣王陈元光父子及第一批开漳主要将领

现泉州、厦门和漳州,合称闽南,厦门是一座新兴城市,属地古时分属漳泉两府治地。闽南语其实就是漳州话或者泉州话了。

福建的泉州话,厦门话,漳州话,直至广东的潮州,汕头,海丰,陆丰,浙江的苍南,楚门等县市区及台湾省的方言,基本都是讲闽南语。只是语音差别,语法基本一致,说慢一些都可互通,当属闽南语系。

既然闽南语母语是古代的河洛话,那么,就要分析古代河洛人来漳州或泉州地区的住民,那里比较早有大规模中原人定居,做为朔源依据!

泉州做为古代地理名称较早,但旱期”泉”指的是现福州地区,闽南作为一个整体初现,为南安郡,辖南安、龙溪(现漳州东部包括厦门)和兰水(漳州西部)三县。

唐总章二年(669年),泉、潮间蛮獠啸乱(当时泉指福州),归德将军陈政及后续其子陈元光率光州固始县87姓平乱,并奏请设置漳州,这些将士及家眷成为闽南地区来自中原的最大一批定居移民,也就是第一批在福建讲河洛话的中原人!

陈元光被后世称为开漳圣王,此时闽南漳泉两郡始立(但现泉州西部及厦门属漳州治地,且当时漳州的政治文化中心在漳南漳江湾地区)

五代王审之兄弟,随王绪统领的固始起义军入闽,选当地住民基本为河南固始祖籍的漳浦做为立足点,后取代王绪逐步攻占福建,建立闽国。

唐广明元年(880年),继黄巢起义后,安徽寿县人王绪在攻克寿州和光州后于固始县接收王潮、王审邽、王审知三兄弟及众多固始将士,于885年由漳浦(古代漳浦辖区包括现浦云诏东等地)入闽并攻克漳州,期间王潮发动兵变自立,第二年克泉州(现福州)任泉州刺史。三兄弟后建立闽国,后世称王审知为开闽王(有史料记载漳州在十国期间也是王氏集团的大后方,因漳州早期住民祖籍河南,与王氏兵眷有乡情连带之故)随王氏在闽国定居的兵眷,成为第二批在福建定居说河洛话的中原人!

五代十国以后,泉州建置才与今日基本相同,漳州则近半。由此可见,唐朝之前,闽南只是初步形成,此时因人员稀少,中原人分布不广。是唐及五代两次大规模的河南人进入,才逐渐形成闽南主体人群,经过十国时期闽国的繁荣发展,闽南才形成完整、稳定的区域文化,并开始对外传播。

其实,去争论闽南语的发源地是泉州还是漳州没什么实际意义。现在真正能被闽南文化圈广泛接受的还是居于漳泉之间的厦门话。这和厦门的地理位置,近代社会背景,海内外智名度有关。

而原汁原味的河洛话,理该是古代漳浦辖地——现在粱山南北漳江湾区域的漳浦,云霄,诏安,东山等区县的方言(云霄东山两县从唐至清均属漳浦治地)。

因为这些地区不但是两批中原人入闽的根据地,而且又几度是漳州府治所,做为古代文化重要载体寺庙林立,(据漳浦县志记载,从唐至宋还有寺院数百所),曾被称东南佛国,由此可见文化底蕴之厚重!据使五代王氏兵眷第二批入闽的中原人,大部份居住泉地,其人口规模也不及,已在漳州繁衡200多年的陈政府兵后代众多!

所以,千百年来该地区不断向外——广东,台湾及东南亚各地移民,也同时将”加工后“的河洛文化(包括闽南话),向海内外传播!

另外,也是最主要的,五代以后,没史料记载有外地大批移民进入定居,故原语言少受外部语系的影响。因此,本人得出漳江流域的方言是”河洛话”自然进化,源头最渊远且相对纯正闽南话的结论。

“泉州语”

闽南语,乃是闽语的一支。中国汉朝末年的三国时代,中原发生战乱,难民开始进入福建,
造成原有“百越族”土著民族的语言发生变化,而逐渐形成了最初期的闽语。然而,汉人大规模入闽,则是始于“永嘉之祸”,由于晋室南迁,大批北方汉人入闽,而带来了3世纪时北方的口语音,亦即所谓“十五音系统”,而“泉州语”亦于此时渐渐形成。

“漳州语”

唐代时,陈政、陈元光父子带兵入闽平乱,进而屯垦漳州,带来了7世纪的北方的中古音;10世纪时,王潮兄弟又带军队入闽平黄巢之乱,也带入了当时的中古音。从以上的两批移民,所带来的北方口语,经过一番演变就形成了所谓的“漳州语”的基础。

闽南话最早起源于揭阳,秦设郡于揭阳,辖今潮汕,惠州,梅州,泉州,漳州,赣州一带,随着揭阳郡的发展向未开化的泉州,漳州等地方进行教化,逐渐形成如今的闽南语。所以现今的闽南话可以说是潮汕话的一种变种。

肯定是泉州啊
以前漳州都归泉州管,只要不是厦门就可以,那鸟毛跟韩国一个德行。

闽南语最早起源于永春,永春原为州,管理今天的晋江,南安,丰泽,鲤城,安溪,德化,莆田,三明的大田和尤溪。永春州分内半州和外半州,到唐代,政府就以都命名地方,所以,现在才有一都,二都,三都,到200多都。这个都,要老一辈的人才懂,就是现在的镇。都就是镇的行政名,宋以后,因为沿海经济发展,就把永春州划分各个区域,也就是现在的县市区域大概范围

闽南话作为中原地区河洛话的延续,其实是由最早大规模进驻福建及粤东地区的开漳圣王陈元光的部队及家眷所带来的,当时福建及粤东地区是一个行政区域,行政中心设在漳州,陈元光的部队后来逐渐向泉州,莆田,福州及粤东地区分开驻扎,所以河洛话也由漳州为中心逐渐向周边使用开了

相关文章